到了泰国的第二天,一早我们就去师傅那边了。
照例是滴蜡烛看事。
蜡烛燃完后,水面上有个大大的m形状的字。
师傅说,这是个泰文。
意思是被分开。
你们被人家做了降头,做了你们两个分手的降头,所以你们才分手。
这个人是谁,你知道吗?
阿辉很震惊。。。
忽然告诉我,应该是我前妻,今年四月她来过泰国,当时我儿子是我妈妈帮忙看了一周。
可是我没有问她来做什么。确实从4月开始,我们两个就不停的吵。对对对,就是从那个时候,我们两个就吵的凶了。
我真的没想到她会这样做。
师傅说,你不觉得你身上有什么奇怪的跟着你吗?
阿辉说,跟着我的是我爸爸。还有个老人,他每天在我家店门口看着我,但是对我没什么伤害,所以都没有赶走。
师傅说,你身上不是2个哦,是三个。
阿辉说,我一个表哥懂一些玄术,能看到东西,他告诉我,我爸爸去世后一直没走,另一个是从小看我长大的,在我家店门前。另一个就不知道是什么了。
师傅说,也是一个老人,我不知道你们什么关系,你要把他们超度走,否则对你不好。
然后师傅就去给阿辉做浇水法事。
就是把刚刚滴了蜡烛油的一桶水,念着经文浇他身上。
把他前妻下的降头给浇走,还有另外三位也超度走。
浇的时候,我跟翻译站在他们背后。
阿辉略肥,光着上身坐在悬崖边上。
水泼下来的时候阿辉很痛苦的样子,后背上的肉都在抖不停。因为我提前嘱咐过他,不管多么痛苦,都要忍住,不可以站起来!
浇完后,阿辉跟我说,好难受啊,我都要背过气去了。
浇水前,我是闭着眼睛的。
水一浇下来,我的左眼忽然睁开了,好像有人拉着我的眼皮强迫我睁开。
我怎么闭都闭不上。
水就一直从我的眼睛里流下来。
可是右眼是一直闭着的。
我喘不动气。
我的左手手指不能打弯,攥不起来。
到底是怎么了。
师傅说,你身上的东西不舒服,所以你才这样的。
一会就好了。
过了一会,阿辉的手就灵活自如了。
下山后,阿辉有两个朋友从曼谷过来看地皮,约在一起见面,阿辉嘱咐我不要讲去做什么了。
他这两个朋友一会也8一下。
也很神奇。
后来晚上,他们非要去喝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