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就回酒店了。
半夜阿辉发来自拍,眼泪流到满脸,说我怎么那么没出息,我怎么那么想她。。。我不能没有她。
失恋的人,不管男女,都会很痛苦。哭也不是女生的专利。
唉,什么安慰都是苍白的。
大家在一起吃吃喝喝晃了两天,
几乎每晚上,他都要出去喝一晚。回来都是哭的稀里哗啦的。
年纪轻轻的,胡子乱七八糟,指甲特别长。
我说,咱剪剪指甲行吗?
阿辉说,只有她帮我剪指甲。等她回来了吧。
每天晚上除了喝酒就是喝酒,饭都吃一点点。
何时何地,阿辉的脑子里都是容。
我买个石榴,他都会直愣愣的看着石榴说,以前都是她剥好给我吃的。。。
后来我直接回国了,他们三个人去了芭提雅,谈事情。
阿辉不停的给我发消息,内容都是各种心疼,各种想念,偶尔也有恨。。。
阿辉说在机场买了5瓶lamer。
说是容最爱的面霜。
土豪的世界太豪华。。。
回国后,前后不到10天,他俩神奇的和好了。
和好的过程其实也可以拿出来818,他们和好也非常感谢我万能的jc朋友们。
因为万能的jc朋友竟然连当晚入住在哪个酒店,哪个房间,都能随时给你查出来。
这下世界又清静了。
又有人给她剪指甲了,又有人给他剥石榴了。
后来阿辉在手机里给我的备注叫神姐。。。
 
 
 
今天8到这里。明天开始扒阿辉的两个朋友!
 
 
 
忽然想起来,帮我找到这位情降师傅的那位朋友的一件事。
当时我为了找师傅,跟马来西亚,泰国,柬埔寨的朋友们分别都打了招呼,叫他们帮我找。
我泰国的朋友,是华裔,我叫他wit哥。
他发动身边所有的亲戚朋友找师傅。
有一天,他小弟告诉他,有个师傅挺厉害的,他亲姐姐找他做过法事,叫老公回心转意。
当时她老公外面找了小老婆,不回家,师傅就帮她做法事,三天她老公就回来了。
小弟说,你去试试吧。
然后wit哥就去了。
wit哥想看看师傅到底有多厉害。
然后就找师傅算命。
他问了师傅很多事情,都很准。
最后他问师傅:我想买辆汽车,可是一直没钱,我怎么样才能买上啊。
(那时候的wit哥是嘟嘟车司机,很想自己有台车,可以带客人去远的地方,因为泰国很多山上不允许嘟嘟开上去,太危险,比如素贴山,如果换了汽车就可以带客人跑去远的景点,多赚点路费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