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我们要来看什么,我跟姐姐是看财运,张姐说,自己家的孩子身体不好,看看孩子的事,然后老公生意怎么样。
然后师傅上了三柱香,拆开了一包烟点上,眼睛往上翻了翻,嘴里咕噜咕噜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。
第一个问我姐说,你小时候在你家门前子(就是门槛的意思)上玩的时候,把脚脖子崴了,你还记得吗?
姐姐说,记得,很小的时候。
师傅说,你妈在家供的菩萨,是吗?在你家里间屋里。
姐姐说,是的。
师傅还说,你后背上有个痣,是吗?
姐姐说,我看不到。
师傅说,那叫他们给你掀起了看看。
张姐夫不在,我们就帮姐姐掀衣服看,果然有。
师傅说,你这个痣压着你,你就会过的很累。
回去点了就行了。
你一辈子也不会缺钱。
明年会破财,你叫你老公别往外借钱。
还说了很多,确实说的很准。
具体我忘记了。
该说我了,说的也特别准,超级准。
然后说张姐。
张姐说,孩子身体特别不好,总生病,也不好好吃饭。倒是很听话。
师傅说,孩子从小跟着你婆婆,是吗?
张姐说,是,上学才接到身边。
师傅说,你婆婆年轻的时候,打了两个孩子(就是流产两个孩子的意思),打下来直接扔猪圈里去了。这两个小孩跟着你儿子。你儿子身体不好,都是这俩小孩的原因,没别的毛病。
张姐说,我不知道这事。
师傅说,回家问问你婆婆就知道了。
(确实也是,自己家婆婆怎么会跟媳妇说,我年轻的时候打了几个胎,扔到哪里了。。。)
然后师傅说,下个月几号你过来这里,一会我告诉你需要带什么,弄好了你儿子就好了。
临走前,师傅叫儿媳妇给张姐了一个纸,上面是清单,说要买鸡啊,鱼啊,肉啊,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后来我们就回去了,先去了张姐家,张姐是老师,住学校里,他儿子正在跟好多小孩在操场上玩。
他儿子比那些小孩略高。
但是特别瘦,可以用面黄肌瘦形容,站那里一股风就能吹倒的节奏,头发是黄色的。
当然不是染的,是营养不良的那种。
张姐和张姐夫都不是黄头发,根本没可能是遗传。
 
 
又过了几天到师傅说的日子了,张姐夫开车拉着我们去师傅家。
路过市场我们就去买清单上列的东西。
鸡是要尾巴上带什么毛的公鸡,鱼要多少斤的鲤鱼,猪方子肉。还有多少布,还有多少红绳,还有大馒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