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半夜从来不醒。
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就醒了。
舅妈哄了很久没哄好。
小侄子就一直用手指着姥爷的屋说,我要找老爷爷,我要去看老爷爷。
舅妈没办法,就给他穿衣服去看老爷爷。
我不知道小侄子后来进了我姥爷的屋都是干啥了。
但是没有听见他哭了。
后来也没听舅妈说起来那天晚上侄子去那屋干啥了。
也不知道我姥爷当时有没有看看重孙子。
对了,我侄子是我姥爷的第一个重孙子。
第二天上午姥爷就去世了。
然后大家忙忙碌碌的就开始料理后事。
当时我可能上小学,也不是很懂事。
自己也不害怕。
离奇的是,
隔了一天,二姥爷死在了家里。。。
据说是早上睡死过去的。
到傍晚邻居才发现。
二姥爷都快算孤寡老人了。
因为常年自己一人在村子里住,儿子死了,女儿出嫁了再也没回来,有个孙女跟着她,可是后来孙女就死了。
(他孙女小时候经常跟我们一起玩,怎么死的我忘记了,反正夭折了。)
二姥爷那时候特别健康,大小毛病都没有,说死就死了。。。
有人说,是我姥爷带走的他。
我们这里的习俗是,人去世后的第三天晚上12点整,要围着村子走一圈。
边走边撒纸钱,就是送人上路之前,给他送盘缠,让故去的人打点路上的牛鬼蛇神。
送盘缠的是我大舅二舅,舅妈,舅舅家的四个哥哥,还有我的阿姨们。
脑补下挺吓人的。
一行人,半夜12点,穿着孝服,打着幡,边哭边撒纸钱。。。
刚从村子拐到大路上,就听到二姥爷在后面叫我二表哥的名字,
跟平时是一样的声音:小会,小会,走不?
重复了好几遍。
特别特别清晰。
他的喊声是大家全部都听到了,特别清楚。
我舅妈跟我二表哥说:会啊,不能回头啊!千万不能回头啊。
然后我舅妈很凶的回头喊:你个死老头,死了就死了,你找你们家里人去,你在这里喊别的孩子干啥。赶紧走,不走掘你坟头。
你走了,以后年年给你烧纸。
然后好话歹话一阵说。
后来就没有声音了。
第二天,村子里的人都在议论,说二姥爷死的时候不甘心,没有子孙后代,想拉个人过去陪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