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说:咱俩收拾完,接着骨灰盒就来了,再没人动啊,再说谁能这样手欠啊,到底怎么了。
表哥说:你大舅的手机在棺材里响好几回了,不知道谁给他打电话。
。。。
第二天一早,有个邻居来家里了,这个邻居和大舅年纪相仿,是村里关系挺好的一个。
跟我表哥说:昨天封棺材,你没把你爸爸手机给关机吗?
表哥说,关了啊。
邻居说:昨天晚上我家座机响了好几回,都是你爸爸的手机号打过来的。
接了都没人说话,后来把电话线拔了。
我表哥说,我跟表妹俩人看着手机关的机,要是我自己在场,可能是我没关,可是我表妹也看见关机了啊。
下午,我大舅的棋友来老家了,跟我表哥说:前天还一块下棋呢,说走就走了,我都不敢相信,这就来家里看看。也算是送行啊。
然后问我表哥:你爸爸的手机放哪里了,昨天晚上还给我打电话来,我还是不信就那么快走了。唉!
表哥也是没有说话啊!
 
不知道那一晚,我大舅的灵体到底给多少人打过电话!!
也不知道这个电话是怎么打出去的!!
他可能真的不相信自己走了啊!
写到这里,真的是泪奔啊!
 
 
第四天凌晨5点多,表哥开车去城里,要去菜市场买菜,因为很快要办丧事了,得置办菜啊。
我表哥说,菜市场买完菜,我想去买点肉,开上车,走不动了,点火正常,发动也正常,手刹都放下了,就是车轮子不动,怎么踩油门都没用。
下来看轮胎一点事都没有,就是不动弹。熄火再打火,还是不行。后来觉得不对劲,然后说:爸爸,别难为我了,还得发丧呢,很多事没忙活完呢,别挂牵家里了。
然后,再一发动,就好了。
表哥回到家,和大姨说这个事。
大姨说,那天从医院来的时候,你们是不是没抱鸡…
表哥忽然想起来,说,那么突然,谁还记得这个事,大半夜的上哪里买公鸡去。
 
我问抱鸡是什么意思,大姨说:人死在外面,要是拉着回家的时候,得抱个公鸡,撒着米。
喊着那个人回家才行。那个公鸡就是引魂的。
不用公鸡引,魂不知道怎么走。
尤其是突然去世的。
我大姨跟表哥说,那得赶紧的再引回来去,不引回来,还得有事。
后来表哥和另一个半仙表哥,就抱着公鸡,去医院里接大舅的魂去了。
反正后面就没有什么灵异的事了。
唉,这段文字都要写不下去了。
眼泪哗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