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升的另一个朋友。
我们叫他小李哥。
跟阿升是一个地方的。
在本地做建筑商,帮人家做鸟屋什么的。
我们也是在东莞这个旅游胜地见过面。
哈哈哈哈。
有一天,小李哥找到阿升说,我觉得我爸爸有问题哦。
阿升问:怎么了?是不是把妹被人家老公打?
(他们都是开玩笑,小李哥的妈妈很早去世,小李哥周边的朋友知道小李哥的爸爸喜欢沾花惹草。)
小李哥说:我觉得他这两年已经开去泰国三辆保时捷了。。。(意思是,花去泰国的钱都够买三辆保时捷了。)
怎么了?
小李哥说:我们以为老头会给我和哥哥留一部分钱,结果最近他总跑来找我要钱,说没有钱花。
他从小做生意做到现在,而且他的铺头还一直赚钱怎么会没钱花呢。。。
他还找我哥哥要钱花。我哥哥给的花完了,就找我要,我给的花完了,找哥哥要…
而且每次数目都不小。我们知道他在泰国养女人,可是也不能这样花啊!
阿升说:你爸爸挺节省啊,养女人也不大方的,现在变这样,确实不对哦。只能找人去看一下。
然后俩人就开车去了附近的寺庙。(那时候阿升还不认识三伯爷。)
小李哥把爸爸的生日照片名字拿给和尚看。
和尚说,你爸爸中了一种很肮脏的降头,我们作为出家人,解不了这种。你要去找别的师傅。
小李哥说:到底是什么降头啊,会死人吗?
和尚说:死人不会,只是会脑子不清醒。被女人糊弄的团团转。
因为和尚说解不了,阿升就带着小李哥到处打听谁可以解这种降头。
后来他们找到了一个马来的降头师。
(一开始我觉得马来人不会做降头,但是阿升说,在马来西亚,马来人的降头师更厉害,因为他们为了钱已经木有了人性。。。什么样子的降头都敢做,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反噬不反噬。而且阿升他们也是迫不得已才会去和马来人打交道。)
这位马来师傅说:这种降头是泰国的,叫月经降。。。(看到这里,大家震惊了吗。。。女人可以拿大姨妈给男人做降头)
我之前电视上看过用大姨妈做降头的方法,可是跟马来师傅说的一点都不一样。
师傅说:女人来月经的时候,降头师拿刚蒸出来的糯米饭,女人穿着裙子,脱掉内裤,蹲在糯米饭的上方,师傅念经文,做法事。
这锅混着蒸汽,混着大姨妈的糯米饭经过各种乱七八糟的折腾,就可以给别人下降头了。拿出来一点放到男人吃的饭里,然后,你说什么男人就听什么了,男人会觉得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了,会爱死你。
而且这锅糯米饭可以用很久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