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跟我说,从小到大都运气背。
小时候妈妈也不是很疼她。
第一个男朋友,就是要做法事做回来的这一位,谈了一年两个月也分了。
再找到我之前,她找了很多师傅,做了各种法事,然而并木有用。
师傅给她做法事的时候,天都黑下来了。
师傅念经滴蜡烛,
滴出来一个鹅的样子。
很标准,细细弯弯的脖子,还有鹅脑袋上的大疙瘩。
师傅说,你是不是很怕鹅。。。
平平说,我家那边没有养鹅的,我也没见过鹅。
师傅说,你想想从小到大,有没有过害怕鹅的事。
平平想了一会说,小时候,在外婆家,被鹅追过,追的满院子跑,只记得当时很害怕。但是小,很多细节也忘记了。
师傅说,虽然小时候的事,但是对现在影响很大,好像是魂丢了的意思。
(当时翻译去了清莱,只能我这个半吊子泰语翻译上阵了,只能听懂大概。。。捂脸中。。。)
当时还有一个女生没有亲自去,用自己穿过的上衣代替本人,滴蜡烛看事。
蜡烛油在水里盘旋着往下走,都快沉到水底了。
师傅说,这个女生,现在要工作没工作,要钱没钱,要爱情没爱情,钱都是只出不进。。。走的是下坡路。
把水浇好后,她运气就慢慢上来了。
我把师傅说的话转达给这位妹子的时候,妹子发来一个哭的表情,说,是,要什么没什么就是她现在的状况,钱只看得见出,看不到进。
师傅解释完蜡烛油的意义之后,我和师傅一人拎一桶水,去旁边的平台上给客人做浇水法事。
师傅先给平平浇,平平背对我们坐着,师傅站在平平后面念经浇水。
我就站在离师傅三米的地方,看着师傅做法事。
师傅一瓢一瓢的边念经,边把水在水桶里倒来倒去,水桶里因为放了平安果(泰语叫song poi),长得像酸角的东西,所以上面起了很多大泡泡。
念完后,师傅先喝口水,猛的喷到平平头上,
连着喷两次。
然后用水瓢舀起一瓢水,边念经边从平平头上浇下去。
一瓢一瓢的连着往下倒。
师傅不是一瓢一下子倒下去,是慢慢的匀速的浇下去,但水流还是比较急,水流比自来水大。。。
(大家能理解吗?)
我就在背后看着平平,一直抖,还不停的发出呕吐的声音。
抖是正常的,毕竟现在这个季节,尤其晚上的山上,还真的挺冷的,十多度吧。
可是,平平除了抖之外,还发出呕吐的声音,边吐水边呕吐。
(注意,不是真的呕出来,是发出来呕吐的声音,有点像干呕,她鼻子因为水不能呼吸,只能用嘴巴呼吸,水会进嘴里,她肯定要往外吐水)
我什么样的反映都见过,也没觉得奇怪。
我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可怜平平,娃好冷啊。
平平浇完水,我递给她毛巾,她去厕所换衣服了。
我在平台上,帮师傅把另一位客户的衣服整理好的时候,师傅跟我说:平平有喝过道家的符水,她一直呕,就是要把符呕出来。这个符对她不好。
虽然我泰语水平有限,但是这句完全听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