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傅拿到我的生日,看了看,忽然声音就高了起来,而且很严厉,变成了像男人的声音,用手指着我,很生气的跟翻译嘟嘟嘟嘟的说了一堆话!
我小声问翻译,怎么了?
翻译都木有理我,继续唯唯诺诺的应着师傅。
说了一会,翻译转了下身,跟我说,师傅说你下次不要带脖子里这根绳子来这里!
我脖子里是前一天我的师傅做完法事给我绑的平安线。
手上也有。
一根线而已。
我说,很严重吗?
翻译说,师傅不叫你带,刚刚说叫你出去,我跟她解释说你因为不懂,就原凉你了。
师傅还说你脾气不好,还有什么不好的。等我出去和你说吧。
你跟你男朋友的事情,师傅说和好比较难,她只能试试。
翻译又和师傅说了些话。
然后,师傅脚边的女人撕下了一张纸给翻译,我们跟师傅道谢后就出来了。
翻译出来跟我解释纸上的内容说,师傅叫这个月的几号,你去放生9尾鱼,21只青蛙,9只鸟,还需要你的9根头发,你男朋友的9根头发!
过几天你还要回来这里,然后把这张纸再给前面做手工的那些人,叫他们帮你做芭蕉盘子。这些人会看懂师傅要他们做什么样子的盘子给你。
他们做完盘子里的东西后,师傅就会给你做法事了。
我当时连男朋友的一根毛都没有,别说9根了。
后来就没有再回来了。
回城里的路上,我问翻译,这个师傅为啥看到我脖子里的白绳会那么生气。
翻译说,可能是两个教派不和吧,具体为什么我也不清楚,
师傅说的话,是一种方言,周边很少有人讲,我只能听个大概。
 
但是师傅一开始跟我闲聊的时候,却是我能听懂的话。
这个师傅属于什么教派,用什么法门,
我也不知道。
翻译也不知道。
只有鬼才知道吧。
上次有个女生问我,你们师傅师从谁啊?
啊,我怎么知道。。。
我只知道师傅能做好情降,管他师从谁呢。
师傅的学生有三六九等。
未必教授的学生各个都能成才吧。
 
 
 
今天写点跟灵异无关的事情吧。
我有个小我7岁的姐妹,就叫杜杜吧。
她整天炸炸歪歪的,看起来没心没肺,每天看起来很开心,特别够意思的女孩。
最近交往了一个富二代男朋友。
她跟我说:一天24小时,我有23小时半在想着要和他分手。。。
我说为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