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来和老刘璇璇珊珊第一次去柬埔寨找算命师傅的时候,(就是拿竹篾算命的那位)
我们走进师傅家的院子,
师傅给我们展示他自己做的符布!
好大一张方方正正的白布,上面画着很多哈奴曼,还有密密麻麻的经文。
我们问师傅这是做什么的。
师傅说,柬埔寨和泰国边境发生战争了。
这是一位柬埔寨的将军过来求师傅做的符布,打仗的时候随身带着,可以打败泰国。
瞬间我觉得现代化的中国好low啊!!!
人家别的国家打仗拼的是法术,
咱们国家打仗竟然拼的是现代化武器!!
哈哈哈哈哈。
 
 
 
缅甸宝宝还有很多事情要扒呢。
但是今天忽然想起来曾经拜访过的一位柬埔寨老师傅。
在柬埔寨的暹粒。
翻译和我说,这位师傅在本地很有名,很多人来找他做法事。
我们去师傅家的时候都是晚上了。
路太难走了,我都要颠簸吐了。
好不容易到了师傅家,
师傅家是一个破破的门,歪歪扭扭的。
但是目测占地很大。
刚进门有个吊脚楼,吊脚楼黑洞洞的,没有人在里面。
吊脚楼的旁边停了几辆摩托车,还有个高科技,黑乎乎的也没看清楚,应该是农田用到的机器吧。
再往里走,才是师傅的大房子,看着很古老,应该很大。。。
木头板做的。是有地基的,不是吊脚楼。
门是敞着的,但是里面没开灯,黑乎乎的,什么都看不到。
屋檐下面的走廊很宽,都可以容得下床竖着放。
房门的左边排了一整排的床,得有十几张吧。
每张床上都挂着蚊帐,每个床上还睡着人,有的一张床还睡两个人。
男的女的,老的少的,都睡在这一排!
房门的右边,有个石台,石台像个单人床那么宽,
贴墙放着。
上面放着香烛,香蕉,一些树叶,还有些小瓶瓶罐罐,好像药油什么的,零零散散的,感觉油腻腻的。
师傅就坐在那个石台上。
翘着二郎腿。
石台对面就是一些长长的石凳。
有几个本地男人坐这里和师傅聊天。
师傅看样子有70多了,
高高瘦瘦的一位老头,背微驼。
很健朗,讲话声音也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