脸上没有传统的高棉人厚嘴唇,宽鼻子的特征。
除了肤色比较黑,就不像高棉人了。
头发都花白了,
全身就穿了条裤子,鞋子都没穿,裤子都挽到大腿根了。
腿细的像两根竹竿。
左眼眼球发白,已经无光了,应该是没有视力了。
另一只眼睛是好的。
牙齿黑黑的,不知道是长期吃摈榔的问题,还是抽烟的问题。
师傅好像很健谈,不像很多师傅那么严肃。
跟本地人聊天总是哈哈哈哈的大笑。
床上那些人,听到我们去了,纷纷从蚊帐里探头出来,跟看猴子一样的看着我。
我坐那里,也不敢乱动。
就翻译和师傅在那里聊。
聊着聊着,翻译跟我讲,左边第一张床上的那个女孩,是中了牛皮降,来找师傅解降呢。
我就看离我最近的那个女孩,正好碰上女孩的目光,我们尴尬的笑了笑。
这位女孩,皮肤黑黑的,顺滑的头发,应该16,7岁的样子,也算漂亮,长得很健康,不像很多柬埔寨人营养不良,瘦瘦弱弱的。
穿了一套蓝色睡衣,手上还戴了个镯子,文文静静的坐在床头好奇的看着我们,旁边是她妈妈,跟她坐一起。
我跟翻译说,牛皮降只是听过,还没见到过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。
翻译说:牛皮降就是降头师偷偷的把降头下到她的食物里,她吃下之后,降头师施法,她肚子里的牛皮就会越来越大,撑到她不能吃不能喝,也不能睡,很痛苦,
直到肚子爆炸而死!
我说,看起来这个女孩很正常啊,肚子都不大。
翻译说,这个女孩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星期了,降头已经被师傅弄好了。
我跟翻译说,你问问这个女孩,现在肚子会疼吗?
翻译和女孩用本地话讲了几句。
女孩看着我微微的笑,摇了摇头。
翻译说,她讲已经不疼了,没来师傅家之前很痛苦,也不知道得罪了谁。
翻译说,旁边的那些人,也有来医病的,也有来解降头的,因为师傅的医术也是很高的。
我觉得在东南亚,医巫是不分的,很多师傅即会法术,又会医病。
翻译说,我们既然来了,除了见过师傅,不能就这样走了啊。要不你试试师傅法术,或者医术吧。
我说,怎么试啊?
翻译说,你不是睡不好吗,叫师傅给你治下,看可以睡好吗。
我说也好。
翻译就跟师傅叽里咕噜说了几句。
师傅叫我背对他坐下。
用手摁了摁我的后脑勺,然后还摁了摁颈椎。
他让翻译问我疼吗。
我说酸疼。
然后他从石台上拿了个小瓶,从小瓶里倒了什么东西在手上,然后双手猛搓几下,
然后把我衣领往下拽了拽,就用手在我颈椎和后背开始一阵搓。。。
这个液体应该是油状物,味道很怪,从来没有闻过的药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