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年,老刘同学差不多已经破产了。
所以,他的差旅标准就是如家啊,汉庭啊,168莫泰之类的。
没钱所以没讲究哈。
老刘下了火车,拎着包就去酒店办手续入住。
办好入住,老刘拿着房卡想先去房间睡会。
这一开门,好嘛,墙角一个女的,全身血呼啦的蹲墙角看着他,脑袋都走形了,有个眼珠子还挂脸上!
老刘说,很久没见过这么慎得慌的东西了!
马上转身关门,拿着房卡就去找服务员了。
老刘是北京人,嗓门大,脾气冲,上去就问服务员:你这是给我开的什么破房间啊?赶紧给我换个。
柜台上俩女的,有个年轻点的爱搭不理的说:对不起,先生,大床房没有了,换不了了。
老刘说:这种房间你们也能给客人住啊?想钱想疯了啊?
年轻的说:我们房间怎么了?有什么不能住的啊?
老刘说:一个血呼啦的女的蹲墙角看着我,我tmd能睡啊?
旁边那个年纪大的一听,手里东西都掉了。
那个年轻的还想说什么,年纪大的拿胳膊肘戳了下她,
立马说:您别生气,我给您换个别的房间,大床房没有了,标间行吧?
老刘说,给我换个干净的就行。
然后就换了房。
后来我们八卦,老刘还让秘书去那家店扫听下到底出过啥事,但是秘书是赵县的,并不熟悉石家庄,也没打听出什么来。
出门还是要具备阴阳眼的好!
万一房间不干净,晚上哪个鬼给暖的被窝还不知道呢!
 
前几天说的是牛皮降。
今天说说我之前见过的钉子降。
这件事大约发生在2014年6,7月吧。
还记得让老虎进身的那位师傅吗?
他是位穿红袍的古巴。(泰语读音:KU-BA)
在他的庙里,有一个角落,放了很多很多的红牛小瓶子。
泰国的红牛是正方形的玻璃瓶,还可以盖上盖子。
每个瓶子里都有两根钉子。
钉子大约有5cm,大头钉,有的是弯着的,生着绣。
有的是直直的,也是生锈。
有的瓶子口还用红布缠着。
师傅看我一直研究瓶子,就拿起来一瓶坐地上和我说,
每个瓶子里的钉子都有它的主人。
what?
我问师傅,是客人把家里钉子拆下来放庙里供着?有什么用吗?
师傅就笑。
师傅说,这些钉子都是从人肚子里取出来的!
what?
师傅说,周边的村子里,很多人都中过钉子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