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校里很多女孩都喜欢他。
我问她,你大几啊?
她说,姐姐,我上高一呢。。。
听着声音很年轻,但是没想到那么小啊。。。
我问哪一年的,她说97年的。。。
我说,妹妹,太小了,你要好好读书呢,别想着谈恋爱啊。
她说,姐姐,我都要死了,你快帮帮我吧,没有他我活不下去!
我吧啦吧啦各种安慰,各种大道理,各种好好学习,都木有用啊。
她在电话那边就要死要活的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。
后来我说,那就先叫师傅算算,看你俩能不能在一起啊,要是师傅说不行,你就别找我哭了哦。
然后照片和资料发来,我一看,男孩果然很帅,很阳光的那种。
女孩,就。。。
内什么,很年轻,长相我也不评论了,反正女孩到了会打扮的年纪,收拾收拾都会很漂亮哈。
现在不漂亮也没关系。
那时候我刚好在泰国,就上山把资料给师傅看。
师傅排完生日,和我说,这个小女孩,年纪小,像一张白纸,没有打过胎,也没有做过什么缺德的事情,给谁下降头都可以成功。
不像大人,想法多,杂念多,做起来费劲。
我就把话传达给小姑娘了。
小姑娘就说,姐姐,我马上找我爸妈要钱给师傅,你叫师傅快点给我做法事啊。
然后,我的噩梦就开始了!
一开始小姑娘说:爸妈不给我钱,他们觉得做降头是荒唐的事情,叫我不要信你。
小姑娘说,那我去找姑姑要钱。
姑姑也觉得荒唐,也没给。
姑姑要来我的电话,对我就是各种质问!
一天得有5,6个电话吧,各种不停的来确认情降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。
那时候我还在泰国,我都心疼他姑姑电话费啊。
我都扛不住啊,跟小姑娘说,妹妹,法事别做了,行不。
小姑娘自己也是要死要活的,每天都找我哭,说不要不管我啊,没有他我活不了啊!
跟姑姑的通话里,我了解到小姑娘的家是山西的,爸妈在山西做煤炭生意,她一个人在北京读高中。
北京有房子,一个人住,外带一个保姆照顾起居生活。
家里还有个亲弟弟跟着爸妈生活。
爸妈几乎不管小姑娘,只是负责打钱给她。
小姑娘最亲的人就是姑姑了。
但是姑姑也是在山西。
后来,小姑娘爸妈拗不过她,给了钱做法事。
给钱的时候,姑姑跟我说:孩子太拧了,家里人都拧不过他,要死要活的,把钱给她,做不成功她也好死心了,每天在家闹的烦死了,他爸妈说了,这个钱就当打麻将输了,落个消停。
然后就去做法事了。
从做法事开始第一天,小姑娘几乎每天都要跟我来一个小时的通话,外加各种微信信息。
我说,妹妹,要不要好好读书啊!!
她说:没有他,我的世界是灰暗的,活着都木有意义,还读什么书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