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嘴的鸭子又飞了的感觉。
而且飞了一个又一个!
后来老刘把她接走了。
她走的第二天,我就接到一个客户。
不是大单,但是也是俩月的一个突破了。
一点都不夸张!
真的是昨天走的,今天就来单子!
那段时间,她也特别背。
公司刚成立,
重活累活都是她自己干,
老刘也不给请工人的钱。
她经常要自己找大厦物业借平板车,穿着裙子踩着高跟鞋去拉货。
工资也没见得涨。
我俩经常大眼瞪小眼,想着手里的100块怎么样过完这一周!
下班有钱去breadtalk买个大巨蛋都是很开心的事。
那时候我还不很了解这些事。
后来越想越不对劲,
在qq上问一位寺庙的住持这是怎么回事。
住持说,薇子今年犯太岁,跟着脏东西,你怎么都不能跟她住啊,她倒霉你也是会跟着倒霉的。
当时也没详细问,薇子身后跟了啥,因为那时候我也不懂什么婴灵啊,鬼啊什么的。
 
 
 
不过那都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。
现在薇子姑娘在北京都买上大豪宅了。
过着穿LV,PRADA,戴着卡地亚的土豪日子了。
做饭依旧很好吃。
我俩关系也是依旧很好。
 
 
 
(来自网友的分享:我刚生小儿子的时候月子里,当时睡的是新床,我嫌两个床头柜有味道对孩子不好,就拿出去了,两个抽屉里当时都有护身符还有佛经的书,拿出去当天晚上我就被鬼压床了,我侧着睡脸朝里面,刚入睡就感觉到了发麻,我对这感觉太熟悉了,知道又来了,想动已经挣脱不了了,然后就感觉他就在后面,一根针扎进我的背脊,然后全身发麻没知觉,就是打的麻药的感觉,我特意没挣扎,他应该确定我动不了了,然后就坐在我头顶后面,我眯着眼睛看到一个穿着医院的条纹病号服皮包骨头的人,因为在我头顶后面我只能看到他四肢,没看见脸跟身体,然后一根吸管一样的东西顶在我眉星上面一点的位置,这里是天眼的位置,插在那听到他吸的声音,吸出咕噜噜的声音,然后就感觉眉星一股清凉的感觉出来,就像涂了薄荷的那种感觉,我发觉不对了,开始害怕了这是吸我脑髓?还是吸我的灵魂?然后就开始挣扎,口大声念佛号,念的观世音菩萨的佛号,虽然发不出声音,但我在用全力的念挣扎,一会就挣脱了,他也跑了,这是我鬼压床最吓人的一次,起来后那种麻的感觉依然没有退完,然后叫老公把两个床头柜又搬进房间了,后来就没有了。)